您好,欢迎来到上海市宝山城管网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各地城管
上海:城管尝试请保安协管

发布时间: 2014/6/5   访问次数:      

 

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,关键在体制创新,核心是人,只有人与人和谐相处,社会才会安定有序。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今年35日于全国两会上海团中的发言。
  垃圾围城、城管小贩冲突,正成为困扰全国各大城市的通病。创新城市管理模式,解决和市民相关的垃圾和小贩问题,成了全国各地城市管理工作者所关心的话题。为探寻城市管理创新之道,记者随市城管委华东城市管理考察队赴上海、杭州取经。两市在小贩治理等城管热点问题上的探索,或给广州城市管理的下一步创新带来一些启示。
  现状观察
  广州仍有小贩步行街
  杭州晚11时前难觅小贩
  城市的诞生,离不开人与商业活动。
  交租金税金、被相关法律体系监管、获得营业执照,这似乎是在城市中合法经商的必须途径。每座城市,都会产生一定数量不交任何租金税金,出售商品不受任何监管,没有营业执照的商贩。也正因为没有税收监管执照等成本,这些商贩出售的货品价格低廉,满足了部分消费者需求。也正因为成本低,不少人乐于从事这类商贩工作
  不受监管的小贩对城市管理产生的问题,不仅是偷税漏税,还有市容景观问题。在广州,小贩问题似已失控。任何时候,广州火车站周边、天河城、珠江两岸等城市心脏地带,都可看到大量小贩聚集。今年春节过后,该问题更趋严重,部分地点甚至出现小贩步行街景观。
  小贩问题严重,究竟是广州特色还是其他城市亦如此?5556,记者在杭州所见,著名风景区西湖边,偶见三三两两贩卖臭豆腐小贩出现;入夜以后,记者在商业旺地河坊街看到,23时以前街内难觅小贩,但23时一过,仍可见一定数量贩卖熟食的小贩骑着三轮车进入。
  杭州的近邻上海,记者578日在市中心跟随考察,发现中心城区基本难觅小贩。在核心商业区南京东路,偶见三三两两小贩聚在天桥、地铁口等地贩卖;旅游旺地外滩,记者夜间也没见小贩。
  受考察时间所限,记者无法深入杭州和上海城乡结合部。但就中心城区观察,记者发现杭州和上海也存在一定程度小贩问题,但治理效果可圈可点。
  创新经验
  上海城管协管市场化运作
  保安出面不再用临时工
  2013年,广州爆发多起城管小贩冲突,涉事人员几乎都是城管协管人员;全国其他城市城管小贩冲突,总能听到临时工这个词。但是在上海,城管临时工却早已被市场取代。
  全市6700名城管队员,全部实施参公管理。上海绿化市容局市容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上海街面穿制服的城管队员,全部是正式工。对于超过2000万人口的上海,6700名正式队员肯定不够。当其他城市只能用协管员这类临时工补充执法力量时,上海已对城管临时工进行体制改革。据介绍,上海市政府出台《购买市容保障服务办法》,允许各级政府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保障市容。截至2013年,上海17个区县中已有13个区县通过区县有关单位或街道、镇,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,引入72家社会组织或市场机构从事市容保障服务工作。这其中,不少是专业保安公司。
  通过政府购买市容保障,上海解决了临时工问题,也理顺了城管执法程序。相关负责人表示,社会力量市容保障服务者需要向政府签订责任状,确保责任区域市容达标,并且不能和违法对象发生冲突。在严禁区域出现小贩问题,市容保障服务公司可采取劝离或包围小贩等非暴力方式,要求小贩离开该区域;如果小贩仍不撤离,这个时候才需要城管执法人员出动执法;如果城管执法人员出场小贩仍不愿撤离,将由公安到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。我们每年会对市容保障公司进行考核,责任区内小贩问题严重,以及发生小贩和工作人员冲突的,一律不再续约。
  治理对比
  三城市管理小贩策略
  基本上都是疏堵结合
  尽管小贩制造各种社会问题,但强行清理又有可能制造新的社会问题。根据三地经验,广州杭州上海,都采取了疏堵结合的办法治理小贩。
  在广州,2011年起广州市城管委以公告形式,公布了全市148条主要道路、82个重点地区严禁乱摆卖,这些禁摆区基本涵盖了市中心所有商业旺地和主要干道。在禁摆区摆卖了,城管委公告称将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部门予以执法。在划出严禁摆卖区的同时,非严禁摆卖区可根据实际需求,设立流动商贩临时疏导点,商贩在缴纳基本水电卫生费后可入内摆卖经营。
  我们其实一样有小贩扰民问题。对于记者有限时间观察到杭州主城区有限范围小贩较少的现象,杭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现谦虚,该委市容处相关负责人介绍,杭州小贩问题主要集中在城乡结合部,不少杭州市民近年搬出主城区到城乡结合部居住,让小贩产生商机。目前,杭州正制定无证商贩疏导点指导意见,去年起已在城乡结合部设立约10个流动商贩疏导点。对于记者观察到的主城区小贩较少现象,该城管委市容处称,杭州方面对主城区设立了早晨7点半到晚上10点半的严控制度,若有小贩扰民投诉执法队员必须半小时内到场清理,这也是为什么你们平时看到小贩较少,到了晚上11点就出来的原因。
  在上海,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,同样将上海划分为严禁、严控、控制三类区域,要求做到严禁区域禁得住,严控区域控得住,控制区域有改进。在严控制度下,全市还提供1400015000个流动商贩疏导区摊位,供愿意转正的小贩入内经营。
  食在广州,很多在广州摆摊的小贩,贩卖熟食。但根据现有食品安全法规,小贩贩卖的熟食无法获得安全认证。广州2010年初设疏导区时,曾有原则称疏导区内禁设需要明火煮食的熟食档,当时城管部门解释该禁令除了食品安全,还有消防考虑。但随着广州小贩越来越多,记者了解到不少疏导区实际上已默许入内经营小贩贩卖明火熟食。

  对于该现象,无论是杭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,还是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,相关负责人都表示杭州和上海的疏导区,不允许明火熟食经营。杭州城管委市容处相关负责人表示,食品安全是食品药监部门在抓,城管部门允许熟食经营,会承担食品安全风险;上海绿化市容局市容处相关负责人称,上海疏导点制度不在解决小贩生存问题,而是解决疏导区周边市民确实存在的消费问题,故也不能允许明火熟食入场。(梁怿韬)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